首页 > 司法保护 > 正文

中恒高博等与李卫江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9-11-17 20:03:31   来源:广州专利保护网   评论:0 点击:

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分公司等与李卫江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分公司等与李卫江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9)京民终29号
案  由: 专利代理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9年03月27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9)京民终2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8号A座23层A室。
法定代表人:张秋云,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艳春,男,1970年4月15日出生,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员工,汉族,住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清源,北京暻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分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新市区)天津南路682号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留创园103室。
法定代表人:姜万林,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清源,北京暻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卫江,男,1979年12月13日出生,汉族,住乌鲁木齐市。
 
上诉人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恒高博公司)、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分公司(简称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卫江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民初16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22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9年3月15日,上诉人中恒高博公司与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清源,中恒高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艳春,被上诉人李卫江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恒高博公司、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由李卫江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李卫江没有证据证明其向中恒高博公司、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提供了产品模型以及外观设计的设计图片等资料,不能因为李卫江以前申请过的是盒子类的外观设计即推测出涉案的外观设计也是盒子类的外观设计。中恒高博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也不应向李卫江赔偿损失。一审判决的相关认定没有事实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纠正。
 
李卫江未提供书面意见,口头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李卫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之间的专利服务协议;2.判令中恒高博公司赔偿李卫江经济损失共计28万元;3.判令中恒高博公司向李卫江赔礼道歉。事实和理由为:2015年3月24日,李卫江与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副总经理王智签订了一份专利服务协议书。当时李卫江携带晾房盒子(模型)与王智见面,告知其李卫江欲将该包装盒申请成外观专利,并说明该专利通过后,李卫江准备制作模具并批量生产,用作葡萄干包装礼盒。专利服务协议书(附件1)写明:葡萄晾房箱(名称)。后,王智通过电话表示涉案模型是全白色,拍摄照片存在不易分辨的问题,要求我方通过QQ邮件将设计图形发给她(有通话录音及邮件发送记录)。但是,专利证书下发后,名称变成了葡萄晾晒房,用途则写成了用于晾晒葡萄的房屋,归类到25类,与我方提出的专利申请要求不一致。2015年10月8日,为了完全保护李卫江产品不受侵权,李卫江又与中恒高博公司签订了一份专利申请书,名称是:葡萄干晾房箱(十字格)和葡萄干晾房箱(方格)。然后,中恒高博公司的工作人员仍然在产品归类和用途上与第一份专利证书犯了同样的错误。由于李卫江是外行,当时并未发现问题。2016年10月,李卫江发现有人仿造涉案专利产品,在准备起诉仿制企业时,才发现我方专利申请存在问题,导致我方生产的产品失去了有效的专利保护。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多次协商此事,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的副总经理王智也在电话里承认在专利申请环节是中恒高博公司的流程人员出现问题,但中恒高博公司否认此事。中恒高博公司前述侵权行为严重损害了李卫江的权益,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失。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李卫江围绕诉讼请求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1、手板制作晾房模型图2张;证据2、专利服务协议书1份;证据3、专利受理通知书1份;证据4、晾房礼盒模具承做合同1份;证据5、专利证书复印件1份;证据6、专利受理通知书2份;证据7、晾房大礼盒模具承做合同1份;证据8、专利证书复印件2份;证据9、公司产品销售史1份;证据10、诉讼流程证据1份;证据11、仿制产品销售图片1份;证据12、专利产品与仿制产品对比图片1份;证据13、仿制产品企业答辩书1份;证据14、录音文档(与王智对话)1份;证据15、专利更正请求书2份;证据16、代理公司意见回复函1份;证据17、第2、3项外观专利申请合同及发票;证据18、塑料模具首付款的银行回单;证据19、李卫江委托中恒高博公司申请的Z201430150336.7专利,类别为第9类。以上证据1、2用以证明李卫江在申请办理外观专利时向中恒高博公司提交了产品包装模型,申请专利的名称是晾房箱,而不是房子。中恒高博公司经庭审质证,对证据1不予认可,称李卫江在申请专利时并未提交该证据,对证据2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李卫江的证明目的。证据3用以证明中恒高博公司从事了专利代理行为,中恒高博公司认可该证据真实性。证据4-7用以证明李卫江委托塑料厂进行了模具制作,该证据是李卫江要求中恒高博公司赔偿损失的依据,中恒高博公司对该协议书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证据8用以证明申请下来的专利与其申请专利的名称不一致,类别也与其申请的不同,中恒高博公司认可该证据真实性。证据9用以证明该实用新型专利销售业绩良好,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证据10用以证明该专利被其他公司侵权,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称其不知道李卫江的维权过程。证据11-13用以证明李卫江公司产品被其他公司侵权,中恒高博公司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证据14用以证明中恒高博公司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公司员工王智对本案客观事实进行了陈述,中恒高博公司称王智已经离职,且电话中无法分辨其声音,合同纠纷应该以合同为主。证据15用以证明中恒高博公司已经认识到其错误,并帮助李卫江进行更正,中恒高博公司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称该证据并非中恒高博公司提交。证据16用以证明中恒高博公司是有部分责任的,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证据17用以证明双方存在委托关系,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证据18用以证明李卫江制作模具产生费用,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证据19用以证明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合作过,李卫江曾让中恒高博公司申请过包装盒专利,中恒高博公司应知李卫江申请专利的类别,中恒高博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中恒高博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据1、转达证书确认函,证明李卫江对中恒高博公司申请是按代理合同的申请行为是认可的。李卫江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后续电子邮件内容可证明3份文件均是不同的,恰恰证明中恒高博公司申请错误。证据2、文件签收单,证明李卫江签收了专利文件,李卫江认为文件签收单与本案无关,与本案无关联性。
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与中恒高博公司提交的证据及意见一致。
经一审法院审查,李卫江提交的上述证据1-19复印件与原件一致,对其真实性均予以确认。中恒高博公司提交证据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一审法院对其真实性均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认定事实如下:
2015年3月24日,李卫江(甲方)与中恒高博公司(乙方)签订了《专利服务协议书(普通)》,甲方委托乙方进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相关的全部工作。
一、双方的协议约定
1、服务事项:甲方就以下事项委托乙方代理,乙方同意接受委托:外观专利申请。
2、委托事项具体情况:壹件外观设计专利申请,葡萄晾房箱(名称暂定)。
关于权利与义务,双方约定:
(一)甲方权利与义务
1、甲方需提供专利申请所必须的相关信息,如该发明创造的背景技术、技术资料和有关数据等,或提供外观设计的实物或外观设计图片或照片及外观设计的简要说明;
2、甲方应保证所提供的资料和信息是真实的,并应自行对该发明创造的新颖性、创造性负责,保守与本协议相关的商业秘密;
3、按乙方要求函复乙方转送的转达函,乙方在撰写及制作过程中出现问题应及时与甲方取得联系,甲方应及时予以答复;
4、由于甲方变更联系人、联系方式等相关信息应及时通报乙方;
5、依合同约定按时全额支付代理费用和代缴费用。
(二)乙方权利与义务
1、根据甲方提供的资料,对该技术在合同生效之日前中国已公开的专利文献进行检索,然后按照中国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撰写及制作中国专利申请有关文件;
2、在撰写及制作过程中出现问题应及时与甲方取得联系,甲方应及时予以答复,专利中请文件在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递交之前须经甲方确认;
3、乙方在收到甲方相关资料和费用后,应立即启动代理程序,并在合理的期限内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递交专利申请文件,并监控该专利从申请至授权的各种期限;
4、乙方应及时有效地转交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发出的各种文件,并积极、有效处理申请、审查等程序中所委托的事务;
5、如乙方指派的工作人员因故不能完成该事务,乙方应负责另行指派其他人员接替,并保证办理工作及时完成;如果乙方违反本合同的约定给甲方造成损失的,由乙方负相关法律责任。
 
二、双方履行协议情况
协议签订后,李卫江向中恒高博公司北京中恒高博公司支付了1370元服务费用。中恒高博公司北京中恒高博公司在收到了该笔预付款后开始了该专利的申请工作。
2015年5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局(简称知识产权局)出具了申请号或专利号为201530133088X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申请人为李卫江,发明创造名称为:葡萄晾晒房。
2015年9月9日,知识产权局出具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外观设计名称:葡萄晾晒房。专利号:ZL201530133088.X。专利权人:李卫江,授权公告日2015年9月9日。证书附有外观设计专利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外观分类号:25-03。
2015年10月8日,李卫江(甲方)与中恒高博公司北京中恒高博公司(乙方)签订了《专利服务协议书(普通)》,甲方委托乙方进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相关的全部工作。
(一)双方的协议约定
1、服务事项:甲方就以下事项委托乙方代理,乙方同意接受委托:外观专利申请。
2、委托事项具体情况:壹件外观设计专利申请:贰项外观设计专利申请。
权利义务内容与2015年3月24日协议内容一致。
(二)双方履行协议情况
协议签订后,李卫江向中恒高博公司支付了2740元服务费用。中恒高博公司在收到了该笔预付款后开始了该专利的申请工作。
2015年10月17日,知识产权局出具了申请号或专利号201530400232.1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申请人为李卫江,发明创造名称为:葡萄干晾房箱(十字格);申请号或专利号为201530400142.2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申请人为李卫江,发明创造名称为葡萄干晾房箱(方格)。
2016年2月3日,知识产权局出具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外观设计名称:葡萄干晾房箱(方格)。专利号:ZL201530400142.2。专利权人:李卫江,授权公告日2016年2月3日。证书附有外观设计专利立体图、主视图、俯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外观分类号:25-03。
2016年2月17日,知识产权局出具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外观设计名称:葡萄干晾房箱(十字格)。专利号:ZL201530400232.1。专利权人:李卫江,授权公告日2016年2月17日。证书附有外观设计专利立体图、主视图、俯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外观分类号:25-03。
三、其它相关事实
2015年4月3日,李卫江通过电子邮箱向中恒高博公司工作人员王智发送了电子邮件,附件内容为:晾房设计方案二.png,盒子侧面.bmp,盒子后面.bmp,盒子正面.bmp。
李卫江称2014年曾与中恒高博公司合作,申请外观分类号为第9类,而非建筑类的第25类。
李卫江提交2017年3月2日中恒高博公司出具的函,称该函为中恒高博公司王智通过电子邮箱发送,内容为:
首先,感谢您对我司的信任,在为您提供的外观专利代理过程中所发生的问题在此深表歉意!
其次,您认为在与我司在该外观专利代理案件的申请过程中,并未与我司的专利代理人对专利申请中的“简要说明”这一项的具体内容进行确认;但是在我司所代理的专利申请过程中,负责具体专利的代理老师在未明确确认专利信息的情况是不可能直接递交专利申请的,尤其是在“简要说明”这一项未明确确认的前提下,代理人是不知道该专利具体用途的,更加不可能完成专利申请的递交。
由于当时沟通情况并无书面记录,具体情况已无法查证。我司认为该外观专利是在双方对接的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导致了现有情况的发生,也不能完全认定是我方的全部责任。
再次,该外观专利已经于2015年授权,且专利证书原件已经送达给您,您在收到该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之后未表示存在任何问题。针对您所提出申请一件外观专利和一个实用新型专利免费的要求。
在现如今的情况下,贵方要求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属于原产品的升级产品,我司可以在该外观专利申请的代理费上为贵方优惠至5折,但在官费上需要贵方自己承担;至于贵方所提出的实用新型专利代理免费的问题,由于此专利是独立于上述外观专利的另外一件实用新型专利,与上述外观专利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联系,所以恕我司无法满足贵方的这个要求,需按照正常代理的程序办理。
最后,我方将专利申请过程中及申请后可能遭遇的风险告知于贵方:一是代理申请的专利是否能够获得最终的授权取决于申请专利的技术本身能够满足授权的条件,我司无法左右授权结果;二是对于该专利申请后的维权过程中,若遭遇该专利被宣告无效等情形,与我司无关。
另,李卫江提交于2017年1月18日与中恒高博公司前员工王智的通话录音,用以证明在申请涉案专利前,李卫江曾向王智出示过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模型。李卫江称王智曾通过电子邮件向其发送过专利更正错误请求书。
另查,李卫江主张中恒高博公司赔偿李卫江经济损失共计28万元具体为:三项专利申请费用合计4110元;一次性缴纳的专利年费3年的合计945元;制作晾晒房包装盒的5套模具制造费用合计7.5万元;10年的专利保护期限内,可预见性的获得的专利授权使用费,按照每年2万元计算,合计20万元。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庭审光盘记录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签订的《专利服务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按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当事人双方的陈述及已查明的事实可知,合同具体内容的实质上是中恒高博公司根据李卫江的产品外观设计需求,进行外观专利申请,达到李卫江外观设计专利受保护之目的。结合本案当事人双方的诉辩理由,本案当事人双方的争议在以下两个方面:一、中恒高博公司是否按照李卫江的要求全面履行义务,涉案合同是否应该解除;二、涉案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
李卫江依照约定向中恒高博公司交付服务费后,中恒高博公司亦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专利申请、履行审查程序中资料收集、整理文件及将相关文件在规定期限内向知识产权局递交等合同义务。本案中,李卫江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系葡萄干包装盒,并向中恒高博公司提交了产品模型及外观设计图片等资料。并且,中恒高博公司与李卫江曾有过合作关系,中恒高博公司理应对李卫江产品的种类有理性认知。但是,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中恒高博公司申请的专利号为ZL201530133088.X、ZL201530400142.2、ZL201530400232.1的外观设计专利均在申请类别上与李卫江产品种类不符,将本应属于产品的包装类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到用于葡萄晾晒的房屋项下。本案诉讼过程中,中恒高博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实该公司全面、准确地履行了主要合同义务。因此,中恒高博公司的行为构成违约。中恒高博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李卫江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李卫江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本案中,李卫江的外观设计专利得不到有效保护,无法防止其他企业仿制该专利产品,故中恒高博公司理应赔偿因其违约行为给李卫江造成的合理损失。
关于李卫江合理损失的确认,李卫江主张中恒高博公司赔偿三项专利申请费用合计4110元;一次性缴纳的专利年费3年的合计945元;制作晾晒房包装盒的5套模具制造费用合计7.5万元;10年的专利保护期限内,可预见性的获得的专利授权使用费,按照每年2万元计算,合计20万元,以上共计28万元。对此,由于中恒高博公司履行合同不符合约定,导致李卫江所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指定使用的产品类别不符合需求。因此,李卫江为申请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所产生和支出的费用,包含申请费用、专利年费等中恒高博公司应当赔偿,故李卫江主张的三项专利申请费用合计4110元,一次性缴纳的专利年费3年的合计945元,有票据佐证,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李卫江主张的可预见的专利许可使用费用20万元,鉴于本案李卫江本身就是涉案专利的使用人,且李卫江已经提交证据证明现已存在案外人在第9类产品上仿照使用涉案外观设计,可见,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成功,必然会产生相应的价值,因此,李卫江主张中恒高博公司赔偿可预期的专利许可费用,具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但是,由于未提交的充分证据证明类似专利许可使用必然产生20万元的价值,故对李卫江主张的20万元赔偿,一审法院酌情确定中恒高博公司赔偿李卫江经济损失2万元,对其余部分不予支持。对于李卫江主张的制作晾晒房包装盒的5套模具制造费用合计7.5万元,由于该模具李卫江尚可继续使用,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失败,并不会导致李卫江无法使用该模具,因此,对李卫江该项赔偿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中恒高博公司应当赔偿李卫江经济损失25055元。
关于李卫江主张判令中恒高博公司向李卫江赔礼道歉的主张,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之间系合同纠纷,赔礼道歉等消除影响的具体适用,要根据侵害行为及造成影响所及的范围和商誉毁损的后果决定,加害人应当根据侵害商誉造成的不良影响的大小,采取程度不同的措施为受害人消除影响,并以达到足以消除影响的程度为限。本案中,中恒高博公司的违约行为造成李卫江的外观设计专利得不到有效保护,并未造成李卫江商誉的降低,现李卫江要求中恒高博公司赔礼道歉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四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判决:一、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于二○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签订的《专利服务协议书(普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二、中恒高博公司赔偿李卫江经济损失二万五千零五十五元;三、驳回李卫江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各方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涉案合同系李卫江与中恒高博公司自愿协商订立的合同,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于合法有效的合同。合同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按照涉案合同的约定,李卫江委托中恒高博公司进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相关的全部工作,中恒高博公司依约应履行专利申请、履行审查程序中资料收集、整理文件及递交相关申请文件等义务。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李卫江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系葡萄干包装盒,并向中恒高博公司提交了产品模型及外观设计图片等资料。中恒高博公司作为受托方及专业代理机构,理应能够准确界定李卫江欲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产品种类。但从中恒高博公司的履行结果看,其为李卫江所申请的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产品种类并非李卫江委托其申请的产品类别。一审法院据此认定中恒高博公司的涉案行为构成违约,且该违约行为导致李卫江签订涉案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并据此支持李卫江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主张,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对于中恒高博公司、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的上诉主张,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
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一审法院根据涉案合同的履行情况和中恒高博公司的违约情节,判令其赔偿李卫江因涉案违约行为所遭受的申请费用、专利年费等损失,于法有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中恒高博公司和中恒高博乌鲁木齐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四百二十六元,由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北京中恒高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分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苏志甫
审判员 俞惠斌
代理审判员 陈 曦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李晓琳
 

相关热词搜索:专利代理 合同纠纷 民事判决书

上一篇:百度搜狗输入法再起风云 艺术字输入法专利争存废
下一篇:德国康巴赫起诉苏泊尔使用蜂窝不粘专利技术涉嫌严重侵权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电话:137—15198—118)
 
        邓杰,法律硕士、前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较为熟悉知识产权风险防控及争议解决。